织田纪香的PeterThiel演讲纪要:越是趋势潮流的就会被

织田纪香的PeterThiel演讲纪要:越是趋势潮流的就会被

现在大部分非常成功的企业,例如 Google 或是 Apple 等,他们都在创业初期选择相当少人做的市场。因为市场对新创企业的成长发展而言很重要。这赋予新创企业成长的潜能,让新创业者不需在红海中满是竞争者的市场里厮杀,仅需要专注的在既有锁定的市场之中发展,持续探寻使用者的需求,找出最大化满足使用者需求的方法,自然而然的就能替新创企业带来不断成长的动能。

他举到一个例子,像是「开餐厅」。餐厅到处都是,如果今天一位新创业者想开餐厅,例如开在台北街头,业者肯定得面对竞争激烈的环境,此时如果要生存,创业者就得去想办法做出差异或区隔。像是把餐点或服务做到非常细分、细腻,让自己的餐厅与其他的竞争有不同之处。可是这幺做又会带出市场规模受限的问题,因为市场区隔过细后,能够服务的对象相对就变小,商业规模的发展就无法有效开展下去。

好比像是做科学实验一样,我们可以反覆一直做实验,直到做出各种不同结果,用来验证比较实验过程中的差异,进而找出可以调整的变数等。但商业模式不是。商业模式难以像是做科学实验般的被反複验证。一如我们现在要去複製出另外一个 Google 所做的搜寻引擎、Apple 做的各种产品或是微软擅长的作业系统等,从现在来看都不可能再複製出这些公司。

成功难以被複製,因为创业家选择的市场很重要。他再次举到一个例子,像是 Apple 当初因为 PC 发展到了瓶颈,迫不得于 1983 年请 Steve Jobs 离开执行长位置之后,再重新聘请回当初那位在百事可乐擅长商品行销的执行长。但问题并不会因为 Steve 走了就消失。事实证明,那位新回锅执行长无法拯救已经岌岌可危的 Apple。直到 1996 年,Apple 重新请回 Steve Jobs,接下来陆续推出 iPod、iPhone、iPad 等,彻底将 Apple 逆转救回。直到他最近观察从 2011 年 Steve Jobs 离开之后,现在的 Apple 又重回商品再包装状况,似乎没有往少数独佔市场发展。

曾有人跟他说念史丹佛大学很好,他听了,也进去读。有人跟他说念里面的法学院很好,他也跟着照做,甚至后来进了一所在纽约相当知名的事务所。但他总是会想,这样选择是对的吗?难道不应该质疑这一切吗?听别人说什幺就做什幺适当吗?他满是问题,直到他发现当人们都活在同样的框架下,进而被限制住,造成在同一个市场里的高密度重複竞争,导致无法凸显出一个人的竞争力,此时,要谈什幺创新根本是天方夜谭。因为环境限制的关係,生活的圈子太过安逸,他活在看不到盲点的世界里,以为在那个世界里就是全部,进而失去创新的能量与想法。

他再次举到同样的例子。当大家都觉得开餐厅很好,每个人都有类似想法时,因此一堆人跑去开餐厅。此时,可能少部分的人可以从开餐厅中获利,但就长远来看,那些已经获利的餐厅还是得面对后进入竞争者威胁,要维持竞争优势在那种市场之中并不容易。市场竞争门槛不高,导致大家在同一个市场里互相消耗,无法区隔出彼此的优势在哪。

话锋一转,他提到哈佛学生的例子,很多商业或管理的学生还没毕业就开始想着要去哪些事务所工作,一股脑想到某些热门产业去工作,例如 1989 年,很多哈佛毕业生想进入 Michael Milken 公司工作,可能很多人顺利的进入理想公司获得想要的工作,但后来该爆发垃圾债券风波,引起不少问题,公司也造受重创。而这些曾经被人捧为天之骄子的人又怎幺了?他们无法面对市场剧烈变化,因为丧失竞争优势,没有危机意识,被周围的安逸思维保护的太好,导致市场变化时,无法顺应情势做出改变。选择,很重要。

一大票人一窝蜂去做的事情并不一定是正确的。

他特别提到,当我们把「独佔」与「竞争」放在一起,再佐以实际例子去比较,会发现一些非直觉性的 Insight。从上述举的例子,可以看得到,市场之于竞争的关係,特别是创业家选择进入的市场,一定要看清楚自己是不是做着一窝蜂人在做的事情。再者,创业家于该市场之中,是否具有独佔契机,至少不要让自己在一开始创业就得面对与应付大量的竞争者,是一件攸关创业能否成功的关键。

最近当红的几个关键字,像是 Educational software、Enterprise software、Cloud computing、Big Data 等,到处都有人在提,特别是创业圈很喜欢跟风,看到有什幺题材现在很多人关注,一堆人想都没有想就往里面钻。他开玩笑说,如果有个商业模式是把这些字串连起来的话,他绝对不会投资。理由很简单,因为企业创新的能量不是来自于这些既有的科技或是服务。这些关键字只是实现商业模式的一种工具或是方法,但不是一个决定事业能否成功的关键。

他特别强调,现在很多人会轻易用现有分类来定义许多已经成功的企业,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。因为现在有不少成功的企业难以定义在某些类别里,好比 Google 过去难以被定义,而现在却被人定义在广告媒体业之中,要是某些企业已经被定义的话,就很容易会成为他们其中的一份子,接着就得在这群人里面竞争,失去新创企业的独特性。他说:「不要成为他们其中的一份子,而是成为其中的一种。」请用描述的方式去形容你在做的事情,避免用那些很潮的文字或是既定标籤来说明,那会限制住新创企业的发展格局。

所有的趋势都被评价过高,越是趋势潮流的就会被过度评价。

他鼓励人们要挑战现有思维。像是他,看到各种商业模式,总会站在反对侧的角度去挑战,试图找出这商业模式的缺陷或是问题。因为全新的商业模式,可能就在逆向的挑战思维之中被找到。这就回到竞争的本质上,人们害怕竞争,不喜欢面对舒适圈之外的事物,反而盲点很多看不到真相,导致商业模式的评估太过乐观,无法真正面对问题,令企业发展缓慢甚至失败。

很多人认为他只投资科技业,他说或许从结果看起来像是样没错,但从一开始 Paypal 的成立到现在,其实他真正关注的还是商业模式本质。例如交易这件事情,早期在美国并不容易,详细的就不多说,但只是过程中藉由科技的手段解决人们的需求,而这市场在当初却没有人注意到,甚至没人想做。换个例子来讲,最近在全球很热门的 Uber 也是一样,选择一个相当少数人做的市场,他的竞争不是那些既有的竞争对手,而是商业模式的本质。有人以为他们是科技业,但他们或许根本就是传统的运输业。

例如 Facebook 好了,在 2012 年挂牌上市之后,很多投资人都在问 Facebook 的营收来源应该只有广告,除了广告之外好像想不到这间公司还有什幺价值。但如果深入去看 Facebook 这家公司,他们好像是靠广告营收没错,可是实际上,公司内部却有很多产品研发小组,进行各种不同的专案研发。这些产品有些已经被应用在 Facebook 上,有些则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成熟。这跟 Apple 或 Google 的发展很相似,他们都花费非常多的心思在产品发展之中,维持公司创新与竞争的能力,让公司的商业模式可以变得更稳定扎实。